【智策】推进共同富裕现代化基本单元建设的若干建议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中国式现代化是人口规模巨大的现代化,是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现代化,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相协调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是走和平发展道路的现代化。城乡社区是党和政府联系、服务群众的“最后一公里”,是共同富裕现代化建设的基本单元。

    2022年5月,浙江省共同富裕现代化基本单元建设工作推进会正式公布了“浙江省首批共同富裕现代化基本单元名单”,其中有28个未来社区、36个未来乡村、17个城乡风貌样板区。浙江早在2018年着手谋划未来社区,2019年正式部署试点建设,2021年初提出建设未来乡村,2022年浙江省第十五次党代会提出,“全省域推进共同富裕现代化基本单元建设”,打造共同富裕标志性成果。

    共同富裕现代化基本单元建设是未来感、认同感和幸福感的建设,有风景、有场景和有情景的建设,也是人本性、共享性和包容性的建设。当前,现代化基本单元建设中,城乡社区建设仍存在服务体系不成熟、功能韧性不突出、自治作用不明显和情感治理不重视等问题,对此,胡伟斌等学者提出了相关对策建议。具体内容如下:

    (一)由破而立,重构现代化基本单元的制度体系

    现代化基本单元建设系统性强、综合性高,要进一步深化制度变革和数字化改革,协同推进城乡社区建设的制度重构。一要以集成改革推动城乡社区建设多元投入机制形成,重点解决要素投入不足难题。完善社会力量参与社区建设的激励机制,如引导人才、技术、资金下乡政策与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深化相结合,对乡村建设发展有突出贡献的乡贤和新乡人可以赋予一定年限的宅基地使用权。二要创新城乡社区治理机制,要理顺组织结构和明确职能边界,减少制度摩擦。村级组织在“一肩挑”制度下可以“人员交叉”,但要避免“职能交叉”,廓清村委会和集体经济组织的职能边界,在总结杭州原江干区“股社分离”等集体产权改革经验基础上,鼓励有条件地区继续探索职能分开改革,推进社会管理职能和经济发展职能向专业化发展。城市社区也需进一步理顺居委会、业委会和物业公司的关系,避免社区管理出现越位、缺位和错位问题。

    (二)由表及里,丰富现代化基本单元的功能价值

    现代化基本单元建设要围绕“全龄化、多功能”的需求推进城乡社区空间整治和硬件改善,提高抵御灾害风险的社区韧性和公共服务水平。通过城乡规划推动要素集聚和高效利用,有机植入现代技术与功能,推进智慧社区建设,不断满足居民对现代舒适生活的需求。要围绕“挖价值、做特色”的要求做好城乡社区的内在价值开发和利用,要重视对内部的人文生态资源进行挖掘,设计具有凝聚力的文化表现形式,形成独具特色的社区文化和记忆,增强居民对社区的归属感和认同感。继续深化“两山”理念促进特色资源向富民资本转化,实现生活、经济、社会、生态、文化等社区多元价值体系的提升。

    (三)由物重人,突出现代化基本单元的本质核心

    加快推进以人为核心的现代化,促进村(居)民对公共设施和服务的需求满足,加快提升其道德素质、健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法治素养和数字素养,推动物质富裕和精神富有。一要更重视人的主体性和现代需求,打造集群式、组团化的幸福共同体建设。重点聚焦“一老一小”群体,探索中度老龄化社会的智慧养老新模式,实现大部分老年人的基本公共服务需求能够在城乡社区得到满足。二要加快盘活闲置和存量空间,通过微改造和插花式改造来优化社区公共服务空间,鼓励跨社区跨村域进行公共服务设施的共建共治共享。三要给予外来人更多的人文关怀和共享服务机会,让他们也能共享建设成果,提升参与感、获得感和幸福感。

    (四)由公至共,突出现代化基本单元的善治要求

    加快扭转城乡社区行政色彩过浓、依附性太强、参与程度不高、自治能力虚弱等状况,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善治新模式。一要构建以党建为引领、自治为基础、法治为保障、德治为补充、数智为手段的四治融合的城乡社区治理体系。二要推动村(社区)与关联企业、社会组织等成立党建联盟,共同建立协作机制,丰富公益场景,以多元投入破解公共服务投入不足难题。三要完善社区协商民主制度,问需于民,问计于民,形成党组织领导社区事务的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制度,吸纳乡贤能人、社区达人等积极参与社区建设。四要推进社团组织建设,扩展民众参与的空间与渠道、促进共同体内部的互动与团结,提高社区网络、规范和互惠等社会资本存量,打造有社区认同、有文化底蕴、有人文关怀的共同体。

    (五)由分到联,推进现代化基本单元的协同建设

    现代化基本单元建设不能单拼独干,要通过城乡联动、村社互动、村村抱团、社社组团实现协同发展。一要加快消除城乡之间、乡村之间的行政边界效应,促进城乡、乡域要素自由流动。鼓励城市社区与乡村社区通过党建结对等形式加强互动,如开展文艺汇演、农产品展销、乡村旅游、农事体验等城乡社区互动活动。二要鼓励毗邻乡村建立共富联盟。乡村共富联盟的类型可以多样,如产业联盟型,按产业进行横向联合或沿着产业链纵向联合,形成产业共兴、资源共享、品牌共创和市场共闯等合作。也可组成生活联盟型,通过规划引领,鼓励邻近村庄向中心点集聚发展,共建基础设施、共治人居环境、共美生态环境、共优公共服务,全面提升区域公共服务水平。三要加强城市社区组团式、片区化设计,促进资源跨空间统筹优化和要素互补,重点推进老旧小区更新升级中的借位、借势和借力发展,提升公共服务的规模效率和社区韧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