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观点

金雪军执行院长:“最多跑一次”是一项近乎挖根的重大改革

发布时间:2017-06-13

在行政服务中心亲历这一幕后,干了5年房产中介的陈英丽连说了3遍“不敢相信”。过去,她在杭州帮客户办理房产登记时,需要分别向住建、国土、地税3个部门提供3套材料,跑不完的路,补不齐的材料,时间等个没头。“过去的行政服务中心像个菜场,办事得跑多个摊位;现在像餐馆,进门点单后就坐等上菜。”陈英丽这么给时代周报记者打比喻。

提速源自一场改革。从2017年开始,浙江开始了一项名为“最多跑一次”的改革,这一新概念由现任浙江省委书记车俊于去年底在省委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旨在全面推进简政放权、优化服务,增强经济社会活力,如今已经成为浙江的“头等大事”,掀起了一场雷厉风行的改革浪潮。

简政放权改革3.0

“最多跑一次”,是浙江继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四张清单一张网”改革之后的第三步。

2012年,时任浙江省省长李强为解决政府管得过多的问题,启动了行政审批制度改革,最终将省级许可事项从706项减少到424项,非行政许可从560项减少到96项。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作为全国唯一试点,浙江省启动了以“权力清单”为基础的“四张清单一张网”建设。所谓四张清单一张网,具体是指政府权力清单、企业投资负面清单、政府责任清单、省级部门专项资金管理清单,“一张网”指的是浙江政务服务网。

四张清单中,以权力清单最为重要。2014年6月25日,浙江省在全国范围内首个公布了权力清单,省级57个部门理出来1.23万项职权事项被缩至4236项。权力清单是浙江省实现“最多跑一次”的重要基础—只有明确政府到底有哪些权力,才能最终确定“最多跑一次”中哪些事项可以简化、应该如何简化。

2017年1月,车俊履新浙江省省长后,亲自担任省政府推进“最多跑一次”深化“四单一网”改革协调小组组长,协调小组下设“最多跑一次”改革专题组,办公室设在省编办。在浙江省政府官网发布的《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重点工作责任分解通知》中,“最多跑一次”改革排在115项重点工作之首。

这项工作的首个任务,是截至3月1日前,必须向社会公布首批群众和企业到政府办事零上门和“最多跑一次”项目清单。目前,浙江各级政府部门已公布第一批“最多跑一次”事项40961项,其中省级750项,市本级平均674项,县(区)平均364项。

根据部署,到今年年底,浙江将基本实现群众和企业到政府办事“最多跑一次是原则、跑多次是例外”,“最多跑一次”将力争覆盖80%左右的行政权力事项。

小窗口带动全方位改革

在“最多跑一次”改革中,行政服务中心的变革成为当务之急。

早在1999年,全国首家行政服务中心在浙江省上虞市成立。传统的行政服务中心,是每个部门到大厅里开窗口,依据“每个部门所负责的审批环节”设计操作流程,结果就是群众要分别到多个部门的窗口申请、填表、报件、领证,政府部门的政务藩篱和信息孤岛普遍存在。

为改变大多数行政服务中心部门本位主义重,窗口越设越多,办事流程越来越长,群众对服务意见越来越大的现状,去年9月,浙江省在衢州市试点“一窗受理、集成服务”改革,由行政服务中心组建综合窗口,打造“前台综合受理、后台分类审批、综合窗口出件”的新工作模式。简单来说,群众的办事材料递进综合窗口后,行政服务中心全流程协调,分类、转交、办理由信息跑路,实现部门协办联合办。

作为试点,衢州市将30多个部门400余个事项的受理职能,整合到行政服务中心的投资项目审批、企业注册登记、不动产交易登记、公安服务、公积金业务和其他综合事务等6个综合受理窗口,市民只要进一家门、到一个窗,就能办多家事。

在推进“一窗受理”改革中,重要的一点是坚持用户导向,从市民和企业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更多地方便市民办事。原来去多个部门,至少需要5天时间才能办好的公积金业务,如今可以一个窗口、一次办结:只要带上一张身份证和购房合同,在行政服务中心“一窗受理”后,就能一站式办理公积金贷款。

今年3月,该试点向浙江全省推广。按照浙江省的计划,到2020年,各级各部门政务服务事项将基本实现线上办理,群众和企业到政府办事“零上门”事项超过50%。

党政一把手暗访“堵点”

以暗访的形式了解“堵点”所在、着力破解,成为浙江各地推进“最多跑一次”改革普遍采用的方式。

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浙江的11个市中,至少8个市已有市委书记体验式督查当地的“最多跑一次”改革。在形式上,有以普通群众身份体验的,也有作为“陪办员”和群众一起去政府部门办事的。

《嘉兴日报》报道,5月8日,嘉兴市委书记鲁俊暗访调研当地多个行政服务窗口。在秀洲区市场监管局王店分局门口,鲁书记遇到了前来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的朱师傅,遂主动陪同办理。

并非每位领导的暗访都顺畅。4月25日,杭州市长徐立毅以市民身份,在多个行政服务窗口体验办事过程。据《杭州日报》报道,徐立毅首先替来办分公司注册登记的企业员工提交了申请材料,因材料不齐,未能现场办结。随后,徐立毅又陪同一位市民办理企业车辆转出过户,在网上申请后却被告知,因提交的表格版本不同,还要再跑一趟。接着,他和一名企业人员共同办理新公司网上名称注册,被告知企业冠省名登记注册的审批权不在市级,最快要几个工作日才能完成。最后,徐立毅陪同一名在杭务工人员办公积金提取业务,被告知要开无房证明。暗访后,徐立毅立即召开现场办公会,召集13个部门的负责人共同观看暗访录像,“我们每个人都不妨换个角度去思考,多从用户立场去体验、去发现,才能真正把事情办好”。

暗访“堵点”的官员,远不止地方党政一把手。今年5月,包括杭州、湖州、绍兴、舟山在内的多个地市下发通知,要求所在地职能部门负责人到本部门窗口等办事一线,通过现场看、具体办、跟踪问等多种深度体验方式,找出堵点、难点和痛点。杭州市西湖区要求辖内29位局长轮流坐柜台,以业务人员的身份办理本部门的窗口业务,又或以群众身份到其他部门柜台体验,每人需填写有55项内容的“情况体验反馈表”。

“一把手换位体验”活动开展以来,反馈众多。据《舟山日报》报道,舟山市国土资源局局长虞国平以一名市民的身份体验了不动产登记办理后,提出了多条建议,“环节过多、资料重取、导引缺乏……这些都是问题。” 而据《杭州日报》报道,5月8日,西湖区安监局局长丁新兵和农业局局长谢素勤坐在柜台里当工作人员。一天下来,两位局长的共同感受是:相比过去,现在部门“门难进、脸难看”的状况有所转变。

“评判权在百姓手上”

按照浙江的方案,实现“最多跑一次”,要通过工作基础、技术支撑、流程再造、制度保障来完成。

其中的技术支撑,指的是“互联网+政务”服务。为此,浙江政务服务网将推动数据开放。今年3月,浙江省政府下发《省级公共数据共享清单(第一批)》。根据这份清单,浙江省向全省各级政府机关、行政服务中心开放了29个省级部门2600余个公共数据项的共享权限,从而打破省级部门信息孤岛,实现信息共建共享。今年4月,浙江省出台全国首个专门规范公共数据的省级政府规章《浙江省公共数据和电子政务管理办法》。办法的一大特点是,明确电子证照与纸质证照具有同等法律效力。

在制度保障上,“最多跑一次”绝不是说说而已,而是拥有严格的制度保障。为充分了解群众和企业诉求、意见和建议,浙江省已在全省范围开展“最多跑一次”改革督查。据时代周报记者的不完全统计,包括金华、衢州、丽水等地都邀请人大代表或政协委员充当监督员,以群众身份在当地行政服务中心窗口暗访,并听取市民对推进“最多跑一次”的意见。

在杭州市富阳区,区行政服务中心承担第三方全程监管职能:办得慢,催着办;办不好,责任部门考评扣分。在台州,已经推出“微信扫一扫,市长助你跑”新型督察体系。该市市民对改革有任何建议、意见,可直接点击官方微信公众号中的“市长助跑”一栏,填写一张附有若干问题和建议的表单,填写完毕后可通过按钮实现一键提交。

在浙江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执行院长金雪军看来,行政及行政性事项审批,是当今中国非常令人纠结的一个难点,“最多跑一次”改革突破了部门主义、树立了客户意识。“改革最大特点是简洁明了,提法易懂,目标清晰,体现了提高政府效能,减轻地方、机构和个人负担,在源头上提升运行效率的决心,是一项近乎挖根的重大改革。”金雪军说道。

今年4月,车俊在浙江省“最多跑一次”改革座谈会上说:“(最多跑一次)改革重在企业和群众获得感的提升,评判权在百姓手上,没有退路,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5月10日,车俊在《浙江日报》头版头条发表署名文章提出,“最多跑一次”改革实际上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制度供给,是政府“放管服”改革的重要内容。现在,这项改革已进入攻坚阶段,要在群众最渴望解决、最难办的事情上再加劲、再提速,打造成浙江全面深化改革的又一块金字招牌。

原文链接:时代周报

返回